相关文章

潜心攻克无模铸造 佛山化工泵厂创新赢瑞典市场

来源网址:

每年诺贝尔奖揭晓的时候,佛山化工泵厂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陈汉祖总有一丝淡淡的自豪。诺贝尔颁奖大厅里一定暖融融的,热水在看不见的管道中流过。斯德哥尔摩供暖系统所用的化工泵就是佛山化工泵厂的产品。

将这间有着56年历史的老企业与诺贝尔的故乡隐秘地连结起来的,是一项全球领先的节能技术。

创新首先要容忍失败

凭着技术优势,如今佛山化工泵厂跻身国内行业五强。而十年前,它一度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机。

2000年,佛山化工泵厂从国有企业转制成为佛山第一家由企业内部职工100%持股的股份制企业时,企业正走下坡路,很多跑在市场一线的销售人员都只认购了少量股份。

当时,曾有技术合作的德国西门子已经和佛泵分道扬镳,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;同时,国内大批民营企业轻装上阵,异军突起。曾经门庭若市的佛泵销售逐年下滑。

“没有政府做靠山,唯有自己想办法了。”陈汉祖意识到,若不想等死,唯有自主研发一条路可走了。

佛山是全国最早开展产学研合作的地级市,经政府牵线,佛泵最先与当时的华中理工大学开展了一项污水处理技术合作,并引进了一位博士。“技术本身相当好,这边污水进来,那边清水出去,但最后还是搞不下去了。”佛山化工泵厂副董事长、副总经理陈州国苦笑说,“因为当时企业普遍不重视环保,根本就没有市场。”

潜心攻克“无模铸造”

初战不利的陈汉祖并不气馁。2002年,佛泵与清华大学合作开展“金属机械零件快速制造的数字化装备”研究。这是一项“无模铸造”技术,企业研发产品时,无需从设计到模具再到铸件,而是直接从设计到铸件。

合作之前,两位清华大学的博士已做出了一台试验机,但始终无法做出一个合格的零件。“但这真是了不得的技术,比如做一个发动机的模具,往往要花一年时间,耗资数百万元,如果要修改设计,又要重花一年时间,再花几百万;但我们项目成功之后,你把设计图给我,我就能给你一个铸件了。”陈州国说。

8年后,也就是去年,该技术才大功告成。镇江炼化股份有限公司一位副总看到这项技术之后,大为惊叹,后来陆续在佛泵买了三千多万元的泵。

节能产品扬威欧洲

离心泵和真空泵是佛泵的主导产品。在与华南理工等大学合作的基础上,佛泵加快了产品的升级换代。由于多项节能指标国际领先,佛泵产品大量应用于欧美国家的重要工程项目。

2006年,佛泵接到了一份来自瑞典的订单,斯德哥尔摩的城市集中供暖系统改造,在佛泵订了三台KPS单级双吸离心泵。不久之后,对方打电话过来问罪:“不行啊,漏水啊。”后来一追查,原来对方当初少报了一个“进口压力”的参数。如果要改的话,成本相当高,佛泵愿意接受退货,但对方不肯,愿意承担相应费用。因为他们测算,佛泵的产品比欧洲最节能的产品还节能20%。

“后来我们经常跟我们客户说,我们把产品免费给你们用,你们把节约下来的成本付给我们就行了,但是没有一个客户愿意‘免费’。”佛泵总工办主任莫宇石笑着说。该公司最近有一个客户使用佛泵产品,一年节省了200多万元,几个月时间就消化了全部成本。

“潜伏”十年杀入石油市场

凭借技术优势,佛泵在保持传统行业市场优势的基础上,大量进入电力、石油、化工、制药等高端市场。

十年磨一剑。陈汉祖说,以前中石油、中海油等几大巨头所用的高压泵全部靠进口,价格昂贵,而且交货期漫长。

2000年开始,佛泵开始对原油泵的某些部件进行研发,并为中海油做备件、做服务。

由于中海油的工作地点多在海洋。因此,去油田之前,公司研发人员要先经过两个星期的救生培训,然后穿上厚厚的防寒服,乘坐直升飞机,飞往漫漫的大海。由于材料不过关,第一次、第二次他们都失败了,于是有人说,国产的东西就是不行。第三次他们成功了,由于质量高价格便宜,中海油最后向佛泵订做整泵。

“为了研发这台泵,我们光是为了满足实验的条件,就花了400多万元,整个厂区的电网全部改造。”陈汉祖说,十年磨一剑的结果是,他们打破了该设备长期依赖进口的局面。(本报笔者王亚亮)

对话陈汉祖

在市场中寻找

创新“灵感”

■笔者观察

创新要耐得住寂寞

企业自主创新是为了活得更好,但很多企业却陷入“创新找死”的魔咒,技术与市场脱节或许是其中原因。佛山化工泵厂的十年创新史恰好说明了这一点,不成功的创新有时候并非因为技术不好,成功的创新都是因为抓住了市场的脉搏。一次两次的不成功并不意味创新“此路不通”,创新同时需要耐得住寂寞。